深圳市兴方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

深圳市兴方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你的位置:深圳市兴方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《隐秘的角落》爆火3年后,他又杀回来了

发布日期:2024-02-08 05:28    点击次数:186

《隐秘的角落》爆火3年后,他又杀回来了

《无证之罪》《隐秘的角落》《沉默的真相》……

近年爆红的几部悬疑推理影视剧,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原著作者——

紫金陈。

凭借《无证之罪》影视化改编走进大众的视野,以“高智商犯罪”系列和“推理之王”系列作品为更多观众所熟知,作家紫金陈的标签很多,包括但不限于:中国的东野圭吾、中国推理之王。

从《无证之罪》到《坏小孩》再到《长夜难明》,他的作品不仅能靠影视化在社交媒体“出圈”,还被翻译“出海”欧美,过往作品可以用战绩斐然来形容。

“走在漫长黑夜里的人,只拥有寒冷的星光,抵抗来自深渊的凝望。”

这是出版社对他的新书《长夜难明:双星》的推荐语。

最近,我们也借新书发布的机会,和紫金陈聊了聊天。

紫金陈觉得自己算得上是个幸运的推理作家。

他的书改编后的作品,评价都很高,几部大热的影视剧豆瓣均分在8以上。

从事推理小说写作之前,他出于个人兴趣,写过炒股小说和恐怖小说。

这位毕业于浙大水利工程系的理工男,因为一本二手的《证券投资学》教材,走上炒股和写炒股小说之路。

2006年在网文平台上连载的《少年股神》曾一度被追成天涯热文,取材于浙大的恐怖小说《浙大惊魂夜》更是轰动整个校园,暗藏浙大紫金港校区各个学院秘密的故事,像校园传说一样,至今仍是浙大新生入学必读的推荐书目(学长学姐严选版)。

2012年,《高智商犯罪》(出版书名,原名《谋杀官员》)在天涯连载,这是他尝试的第一部社会推理作品,情节设定让人耳目一新,短期内积累了一批粉丝;

2013年,紫金陈创作了《无证之罪》,这本书刚出版,就被买走了影视版权。

强大的故事逻辑和严密的推理让读者欲罢不能,哪怕他从一开始就坦白了凶手是谁,读者也要一口气追完。

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,他的小说从准备写开始,影视版权就已经卖出去了。

由于都是社会派推理写作的思路,很多人喜欢把紫金陈和东野圭吾相比较,他觉得很正常。

至于那个“中国版东野圭吾”的标签,倒是没怎么当回事,洒脱表示是宣传需要。

“火”了之后,他的采访邀约多到爆,一度影响到正常创作,只好经由早期采访过他的记者之口婉拒,因为他始终觉得,作家是一个幕后工作,采访和签售,都有点“不好意思”。

时至今日,他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己新书的活动/签售信息,还带着些略显生硬的真诚,把读者称为“衣食父母”。

写推理小说,是紫金陈认真分析后的选择。

毕业后,紫金陈在当过产品经理、自学过编程开发网站接广告,还备考过公务员。

但产品经理工资太低、加薪也一眼望不到头,自己开发的网站没有什么点击,公务员的稳定也让紫金陈犹豫。

于是公务员考试前夕,他转而投身写作的怀抱。

不同于大学时候的写作,这一次,赚钱是他的首要目的。

“我当时有30万存款,但是存款是不能动的,我就把钱放在支付宝里,花里面的利息,每天在家,也不买新衣服,把消费控制在每个月500块,只是用来吃饭,抽烟。”

过去做产品经理的经验在这时派上了用场,他研究了国内网文平台各类题材的市场规模和竞争情况,最终选择了当时还没有什么人入局的“悬疑推理”赛道。

决心写作后,他以产品思维进行文学创作,每本小说对他来说都是单独的产品,目标用户是影视公司,核心目的是卖掉这个产品——卖掉版权。

从始至终,他都看得很开,一度因为“金钱是我最大的写作动力。”这句话被网友称之为人间清醒。

把写作当成工作的他,用产品思维写作,由于更擅长宏观设计,一本书从构思到初稿往往很快,但细节的修改增删却需要很多时间。

不过,卡文没关系,情节太平、不够好看,这些才是紫金陈不能接受的。

他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日常生活,观察日常生活,品鉴社会新闻的过程中,紫金陈总能积累到素材,尤其是看民生新闻里的鸡毛蒜皮时,他还会把自己当成当事人,在心里演绎、模拟处理那些困境。

“你一直观察他们的话,会发现他们都是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、很鲜活的人物。我做的工作,就是在我作品里面,把他们的人生真实状态给写出来。”

名校毕业996、裸辞备考公务员,紫金陈曾经走过的的路,是如今许多毕业生正在摸索的路。

从打工人到作家,紫金陈的成功令人羡慕也不可复刻。

被问及是否支持年轻人裸辞时,他很谨慎地表示,年轻人喜欢咋活就咋活,“我们不要给别人提建议,不要建议别人怎么样。”

“人生遭遇的一切都是修行,尤其对一个作家来说,好的坏的都能成为日后的创作素材。”

紫金陈的作品,不仅写观察到的人间百态,也写他自己。

“一个人,只有自我强大了,所有曾经的苦难就会变得云淡风轻。但如果我还是那个穷苦软弱少年,这些永远都将是秘密,我不敢轻易揭开自己的伤口。”

紫金陈经常在微博分享日常,其中有一篇写道:“昨天去了银泰城,本想买过年衣服,后来没看中。回家的路上,开着车,突然想起四年前我是绝对不敢去银泰买衣服的。”

第一本书的版权卖出后,他的存款从几十万增加到几百万,写作带来的财富确实给了他很多底气。

而近些年,紫金陈受过最大的伤,大概就是腰肌劳损误入黑心医院被骗。

他不仅怒上《1818黄金眼》节目曝光,还上了热搜。

这次,他也把骗子写进了书里,并下定决心要安排一个不太好的结局。

除此之外,已经没有什么能伤害到他了。

部分读者质疑他的文笔,不理解《坏小孩》里“过了几秒,眼泪如兰州拉面般滚了出来”,《长夜难明》中“伸出大手,像张印度飞饼一样拦在了他面前”的神来之笔。

早年他很受伤,甚至表示再也不去豆瓣,因为被伤透了心,如今却已坦然,表示自己的二次元式搞笑创作依旧会继续,专心做自己的搞笑男。

去年,他参加了亚运会火炬传递。媒体采访时,除了光荣外,他还觉得又有机会延期发布新书了,不得不说在拖稿这件事上很有一套。

就连网友吐槽他不会塑造女性角色这件事,他也开始尝试直面,为此构思了这本双女主的新书。

《长夜难明:双星》是紫金陈第一次尝试女性题材的作品,这是一本围绕母爱主题的小说,讲述两名女性的故事,女主孟真真和王嘉嘉,名字的谐音就是“真真假假”。

“母亲是天上的星,所以称为双星”,书中满是人到中年遇到的一系列来自家庭、社会的问题,是一个聚焦小人物该如何面对生活困境的故事。

由于自己步入中年,紫金陈将这几年有很多中年人的感受写进了小说里。

“我希望读者读完会觉得很真实、很熟悉,这里面的人物仿佛就生活在自己的周围,只不过是我把她写了出来。”

“我希望读者能觉得这是个好的故事,能有不同的理解,看完能产生对公平、正义的向往。”

紫金陈担心自己的作品,但也不太担心,他在乎媒体和舆论的评价,但也有自己的一套价值体系。

第四届“茅盾新人奖·网络文学奖”对他的获奖评语是:

紫金陈的作品善于将推理与社会、犯罪与人情有机地融合在一起,作品题材不一,风格多样,但都贯注着深沉的法理观念与深厚的人文情怀。强烈的现实关怀,多样化的题材,绵密有致的叙事结构,晓白通畅的语言,耐人寻味的情节,巨大的情感震撼力,使紫金陈的作品从网络文学中脱颖而出,并受到读者的热切关注,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。

他开玩笑表示,自己想要从茅盾新人奖冲击茅盾文学奖本身。

而读者和观众们,正期待这一天的到来。